主页 > D新生活 >《亲情救赎》:为什幺女儿的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 >

《亲情救赎》:为什幺女儿的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

女儿的厌食症治癒后,母亲却罹患了「忧郁症」

平井由希子,四十八岁,从事会计工作。她与二十岁的独生女理沙一起生活。

三年前的某天,当时还是高中生的理沙突然吃不下饭,体重也转眼间就掉到三十四公斤。理沙的身高有一六一公分,任谁来看都觉得瘦骨嶙峋。女儿的异常消瘦让由希子大吃一惊,她买了好几本厌食症的书来读。书上写着:「厌食症是家庭疾病,追本溯源是母女之间的问题,如果母亲不改变就无法治癒。」于是由希子带女儿去看精神科,她自己也接受谘商。终于在「缠斗」了两年之后,女儿痊癒了。

女儿目前很健康地在工作。

由希子在八月某个炎热的日子来我的诊所接受治疗,目的是想徵询关于「忧郁症」的第二意见。

从那年的二月开始,由希子的工作突然变得很忙碌,把身体搞坏了。不久之后,她开始失眠、失去动力,人也瘦了一些。即使如此,她依然努力撑过五月的工作难关,但是身体状况却没有恢复,心情也依然沉郁。她在同事的建议下,前往公司附近的精神科诊所接受治疗,医师诊断她是「忧郁症」,开给她抗忧郁药与安眠药。然而到了七月,症状还是没有改善。活泼积极的由希子仍然没有回来。

「我接受了大约三个月的忧郁症治疗,但状况没有好转。朋友建议我『要不要考虑一下第二意见』,所以才来这里看诊。」由希子开始说道。

我仔细听她描述这半年来的经过与症状的消长。

由希子确实在今年春天左右出现了严重的忧郁症状。但是这些症状都自然而然地逐渐改善,到了由希子拜访精神科诊所的五月左右,「忧郁症」已经减轻了。这个时候反而更像是身心都累积了慢性疲劳的状态(疲惫状态)。而由希子在这时开始服用抗忧郁药物,导致身体状况变得更差。这是我的解读,我为了确认而向她提出几个问题。

「五月开始服用抗忧郁药物的时候,妳觉得有效果吗?」

「没什幺明显的效果。」

「身体是不是反而变得更倦怠了?」

「是啊,一开始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那个时候,妳觉得早上与傍晚哪个时段心情比较沉重?」

「上午还有点精神,下午就越来越消沉,到了傍晚我就觉得自己快不行了。现在也还是这样。」

我继续提问,好确认她的状态如下。简单来说,我看不到她的情绪有因为服药而改善;换言之,抗忧郁药的主作用没有发挥,只出现副作用(倦怠),而且疲劳感比抑郁感更明显,一天当中疲劳感与抑郁感出现的模式与忧郁症相反(如果是忧郁症的话,上午的状况会比下午更差)。于是我告诉她结论。

「因为妳想寻求第二意见,所以我就直截了当的说啰。我认为妳的忧郁症在五月时已经自然减轻,现在的状态与其说是『忧郁症』,还不如说是慢性疲劳。」

我根据由希子到目前为止的经过,说明忧郁症与疲劳状态的差异,也告诉她有关药物效果的意见。由希子专注地听我说明。说明结束之后,由希子露出安心的表情:

「原来如此,我懂了,这样好像比较能放心了。」 接着她问我:

「接下来该怎幺做才好呢?」

「简单来说就是减少服用的药物。我想只要慢慢来,身体也会一点一滴地恢复。」

她决定来我的诊所看诊,而当天的诊疗就在减药方式的说明当中结束。

两週后。

「结果我把药全部停掉了。我觉得身体变轻盈,心情也变得比较轻鬆。」

「一下子全部停掉吗?」

「是的⋯⋯对不起。」

「这样啊,不过能变轻鬆真是太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不过我还是没办法变得像以前一样正向积极。」

「这部分或许暂时会花些时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请妳尽可能放慢前进的脚步。因为妳至今为止的人生,可能冲得太过头了。」

「欸,你怎幺知道?」

「上次听妳描述工作方式时,我就觉得是这样。

「这时不要急,可以放慢脚步整理情绪。但是『放慢脚步』其实是很难的⋯⋯」

由希子接着说了一下身体与工作的事情,诊疗的时间就结束了。

「对了,我听说这里也接受谘商,我可以来吗?」

「当然。我想谘商对于整理心情会有帮助的。」

平井女士于是展开了人生第二次的谘商。三年前的谘商是为了女儿,而这次的谘商应该是为了自己。

《亲情救赎》:为什幺女儿的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

由希子在新展开的谘商中谈论自己的人生。当然也提到女儿的疾病,因为这在由希子的人生当中,是非常重大的事件。大致描述完女儿的厌食症与治疗经过后,我简单表达自己的感想。

「原来如此,妳也经历了很多事呢。妳的女儿能够痊癒真是太好了。

「毕竟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治疗厌食症百分之百得依靠母亲的力量。」

由希子在这一瞬间露出困惑的表情,接着沉默下来。

接着过了一阵子,她的眼里突然浮现泪光。

「啊,对不起⋯⋯」她说。

或许是想起了与女儿一起对抗厌食症的那两年吧?隔了一会儿,由希子开始说话。

「我现在想起来了。三年前,女儿开始吃不下饭的时候,曾说过这句话:『妈妈过的不是自己的生活,是外婆的⋯⋯』

「我忘记她曾经对我这幺说,但是现在清楚回想起来了。女儿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变得吃不下饭。」

「⋯⋯她说过这样的话啊?」

「那个时候我听不懂她在说什幺,但是现在突然想起来了⋯⋯

「啊,时间已经到了吧?我今天本来想说别的事情的,结果女儿的事情说一说时间就到了。」

第一次谘商就这样结束了。

女儿以从母亲学习来的忍耐而生活着

两週后的谘商。

由希子谈起不可思议的体验。

「上次谘商的回程路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一边走去车站一边思考。

「医生你那句『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治疗厌食症百分之百得依靠母亲的力量』,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女儿的病明明已经治好了,为什幺我还会想起她在三年前说过的话呢?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我又为什幺会哭呢?我在路上思考着这些事情。

「我虽然情绪稳定,但是却涌上悲伤的心情,眼眶又渗出泪水。

「于是我停止思考,茫然地往前走。

「结果周围的景色看起来彷彿离我远去,只有我一个人被留在那里。景物看起来比平常更清晰。

「女儿的事情突然像跑马灯一样,从我脑中流洩而出。譬如她出生时的情景,以及与她小时候有关的记忆。

「她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总是在放学之后来到我工作的地方。以孩子的脚程,学校与公司的距离大约要花上一小时,真亏她就这样走过来。我的工作到六点才结束,这之前她就在附近的小学玩。那所小学属于隔壁学区,我想她在那里应该没有朋友,总是自己一个人玩。时间差不多了,她就在公司前面等,当我的身影出现时,她就跑到我面前。我清楚看见这幅光景。我想着晚餐的採购、菜色的安排、明天工作的準备⋯⋯还有日后的事情,并没有看到她跑过来时的表情。她在身旁抬头看着我说:『妈妈,今天学校啊⋯⋯』她好像开始说些什幺,但我满脑子都是家事与工作,并没有听她说话。她不知不觉就沉默下来,跟在我后面走。

「我也有工作上的责任,有时候会因为加班而较晚离开公司,这时候只好让她在公司门口多等一段时间,但是她未曾抱怨,总是带着笑容等待。

「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去问她的心情。

「我看见母女俩往前走的身影。我走得稍微快一点,她就一边小跑步跟在身后。

「那时候我总是绷紧神经。

「女儿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运动会中跌倒受伤了。我没有去运动会,她回来之后让我看包着绷带的脚,跟我说『不会痛的』。

「我想起三年前,她在念高一时,罹患厌食症那段时间形销骨立的身影。她骨碌碌的大眼凸出眼眶,而且完全无视于我的担心,行为举止都很开朗。

「时间一下子就过了十几年。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走到车站了。

「真的是一场不可思议的体验。」

脑中储存的记忆,会与当时的感情连动。愉快或悲伤的情绪,都会与当时发生的具体事件紧密相连。如果当时的情绪因为某种理由而被压抑,没有表现出来,与之相关的记忆也同样会因为被压抑而尘封。一旦在谘商中鬆动了压抑的情感,记忆就会回来。当感情流洩而出,记忆一口气恢复时,就会出现类似「跑马灯」的状况。

「我回到家之后就一直发呆,连晚餐都没有準备。所以女儿回来时诧异地问我:『妈妈,你怎幺了?』我看到她稳定的目光,想起小学时候的她。我心想,这孩子也是拚了命活过来的啊,就觉得自己很爱她。」

由希子大致报告完状况后,便问我:

「医生,你之前说过『百分之百得依靠母亲的力量』,这句话是什幺意思呢?我了解厌食症之后,觉得自己必须改变才行,所以没有对女儿说三道四,静静等待她康复。我觉得应该把主导权交给她。之前的谘商也说我对她过度干涉。母女的距离太近,导致她无法独立,这就是厌食症的原因,所以我也学到必须对女儿放手才行。」

「原来如此。这也是有可能的。我觉得对孩子放手也是不错的想法。

「但是状况也有可能反过来。也就是母女的距离太远了。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妳对女儿太认真了⋯⋯」

由希子「欸?」地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安静地準备听我说。我便继续说下去。

「妳这次不可思议的体验非常有趣,妳不觉得自己与女儿更亲密了吗?妳说『觉得自己很爱她』,我想就是这种亲密的感觉。关于女儿的病情,妳不需要太认真地觉得自己应该做这个或做那个,因为只要母亲满怀爱意紧紧抱住孩子,孩子的病很快就会治好。还有,请对孩子表达谢意,譬如对她说:『谢谢妳,妈妈在养育妳长大的过程里很开心。』基于这层意义,我才会说『孩子的病百分之百得依靠母亲的力量』。妳觉得自己爱孩子,所以她的病就算治好了。」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亲情救赎:孩子的心病是为了拯救父母》,究竟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高桥和己
译者:林咏纯

不仅父母爱着孩子,
孩子也用他们的方式守护着父母。
原来,情绪的阴影和黑洞中,有出于亲缘关係里深深的爱……

拒绝上学的骏一说:「为了让妈妈发现自己的痛苦,必须更过分才行……」罹患厌食症的理莎说:「妈妈过的不是自己的生活,是外婆的……」因家暴离婚的优希说:「看见女儿脸上出现我所造成的瘀青,小时候对父母的恐惧全部回来了……」

父母的生活模式,竟是孩子痛苦的根源!
精神科医师揭开「亲与子」惊人的真实面貌!
让做父母的感动:原来我是这样深深被孩子爱着。
让做孩子的得救:儘管父母不完美,我却不再为此受苦了!

对孩子而言,父母是自己依靠的守护者,所以他们会竭尽全力,冀望成为父母的助力。

但如果他们连同父母的矛盾与痛苦一起承担,就会在渴望自立与对家人的依恋间不断拉扯,而形成茧居在家,拒绝上课或上班、吃不下饭、不自觉使用暴力、无法获得存在感等等「心病」。

本书作者身为精神科医师,以书中触动人心的谘商案例故事,精準解析亲子关係的心理之谜,帮助每个「受伤的孩子」克服心病,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而「坏掉的大人」也能藉由读懂孩子的心病,解决内心的矛盾,在人生的后半段重生。

《亲情救赎》:为什幺女儿的厌食症,必须由母亲治疗才行?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