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旺生活 >1968:激情年代 >

1968:激情年代

还记得导演菲利浦卡瑞在2005年的作品《安那其恋人》吗?粗粒子高反差的黑白摄影,还原1968年一群秉持无政府主义的巴黎青年间浮躁的情绪,他们读诗、作画、阔谈毛派思想,上街头吶喊着要颠覆整个法国社会的阶级结构,然后接下来一年内在的自己仍旧余波荡漾。

若把《安那其恋人》的时空背景延长一些,就会是奥利佛阿萨亚斯定锚在1971年巴黎近郊的《五月风暴》。两部作品都以青春正盛的主角作为出发,差别在于前者在具表现主义的影像风格里,包藏细緻且敏锐的个人变化;后者则像是事隔三年的田园牧诗。

学运领导人之一亚伦吉斯玛曾说道,「这是一场成功的社会革命,而非政治革命」。或许能延伸以「这不单是一场外在的社会革命,更是内在革命」来看待《安那其恋人》与《五月风暴》里时间在人之内造成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无法为当权者轻易弭平的。

1968:激情年代
《安那其恋人》(Regular Lovers, 2005)海报

最早是在1968年2月,在隶属左派的法国社会党与共产党透过《二月宣言》正式结盟,旨意拉下戴高乐领导的政府后,引爆极左派在法国南泰尔大学(亦称为第十大学)的「3月22日行动」。此次行动为了抗议歧视与官僚思维左右了学术经费的运用,学生佔领校区、课室以宣扬理念。纵使警力以包围校区、驱离抗议学生来止息这场抗争,然而星星之火已擦出火光,即将燎原的68风暴业已扑面而来。

在5月2日当局执意关闭南泰尔大学的次日,索邦大学(亦称为第四大学)立即出手声援,三日后全国学生联会与教师会号召走上街头,抗议警方介入索邦大学之举、要求重启南泰尔与索邦大学、释放遭逮捕的学生。5月13日在劳动阶级加入后演变为全国性大罢工,粗估破千万人响应,法国全境陷入瘫痪。5月30日戴高乐解散国会,6月改选保守阵营拿下超过四分之三席次,68学运终告瓦解。

学运风潮的延烧,受影响的层面是超越阶级、性别、种族、城乡或各种分界的。除《戏梦巴黎》以外来的美国青年观看事件的发生,路易马卢的《五月傻瓜》一刀切下去的更是这谁也避不开的全面性。片中,乡间的布尔乔亚家族因远在巴黎的左派社会运动,石油短缺、掘墓人罢工,弄得开场骤逝的老妇无法顺利安葬。不论是伯纳多贝托鲁奇或路易马卢,两位大师掌握荒谬诙谐的精準度都令人击节讚赏。

影坛除了用创作回应这股社会思潮,更积极者如尚卢高达、法兰索瓦楚浮、克劳德勒路许等法国导演,直接影响坎城影展史无前例地在进行到第九天时宣布终止所有放映活动。

过程是这样的,在5月17日纪录片《Rocky Road to Dublin》映毕后,勒路许、楚浮、高达等人佔据放映厅的前台,高声疾呼在巴黎学运正炽的当下,不该再关注什幺推轨、特写这些电影语言了,电影人应当扛起社会责任声援学生运动。

此声明很快地获得参展导演、评审团成员的正面回应,当时米洛斯佛曼与亚伦雷奈决定撤出主竞赛、罗曼波兰斯基退出评审团,第21届坎城影展在19日宣布提前结束。这过程的部分片段及后续发展都被写进《情陷高达》的剧本里,留驻时代的印痕。

对甫经历「太阳花学运」与「雨伞革命」的华人世界,社会运动并不算完全陌生,高雄市电影馆也特地挑选几部华人地区的影像作品作为对望,是兴奋的推荐亦是热切的期待,希望能用华人的文化观点绽放更多以学运为题作品的多样性。

影展资讯

名称:「68:激情年代影展」
时间:2018/05/05-05/30
地点:高雄市电影馆(高雄市盐埕区河西路10号);高雄市立图书馆总馆际会厅(高雄市前镇区新光路61号7楼)

上一篇: 下一篇: